追蹤
三個橘子之戀
關於部落格
杜若、水遙的小房間
  • 47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食色性也02

02 「……喝茶?」 宋御擎微微抬起臉,眼角上勾的雙眸,在路旁駛過的車燈照耀下,看似冷漠卻又帶著嫵媚,讓一直凝視著他的男人心微微動了下。 只是宋御擎對自己這種特質毫無所感,他收回視線,淡淡說道: 「不了,我對男人的搭訕沒什麼興趣。」 男人瞧著宋御擎那雙漂亮到勾人的鳳眼,忍不住低聲笑著說: 「……可是你倒蠻容易讓男人產生興趣的……」 宋御擎沒聽清楚,皺眉瞪了他一眼。 「你說什麼?」 「沒事、沒事。」下一秒男人就帶著無賴笑容湊了上來。「宋先生,你誤會了,我下午打過電話給你,敝姓白,叫白少寧,還記得嗎?」 「電話……」宋御擎思考了下,下午什麼時候有人打電話給他了?姓白,姓白的…… 一個思考閃過,宋御擎總算想起對方是誰,瞬間火氣冒了上來。 「原來如此,你就是想挖角我哥的那傢伙!」 「你哥?」 「白老闆是吧?」宋御擎冷笑。「你成天打電話來還不夠,現在居然堵到門口來。」 「總要表現誠意嘛。」白少寧依舊笑瞇瞇的,看不出有任何歉意。 聽到這句話,宋御擎也笑的異常燦爛,他個性一向如此,越火大時,就笑的越開心。 據某位小作者方利人推測—這一定是因為某種不可告人的嚴重心靈創傷才導致個性極度扭曲。 「原來在對方的上班時間,打電話到對方的辦公室大大方方的進行挖角,就算對方拒絕,還是不停打電話造成對方嚴重的困擾,就叫做展現誠意?為什麼我總覺得你是恨不得騷擾到我哥失去工作?」 聽到現在,白少寧也大致瞭解到,眼前這人雖然跟宋御林長的一模一樣,但顯然是另外一個人。宋御林是那種就算接到討厭的電話,也會溫和以對的個性。 白少寧聳聳肩。「那不是很好嗎?剛好來我這,我會張開雙臂迎接他。」 「誰要你的雙臂。靠在你身上還不如去靠牆。」宋御擎鄙夷的笑。 「真可惜,我的胸膛對於美人向來都是隨時開放的。」 美人?噁!宋御擎忍不住後退一步,但白少寧卻跟著走近一步,俯視比他矮半個頭的宋御擎。 端正的臉越看越是漂亮,尤其當帶著諷刺的笑容時,看來更為迷人。 「真好看……」白少寧不禁出言讚嘆。「不然這樣吧,你哥不來,你來也行;不過你在經營出版社方面大概沒你哥那麼強,但是我這裡有別種好工作可以介紹給你,錢多事少又輕鬆,只要躺著就能……噢!」 話還沒說完,宋御擎的公事包就朝白少寧的頭狠狠砸了過去。他臉色鐵青,連笑容都掛不住。 天底下還第一次出現能把他氣到笑不出來的人。 「要賣你自己去賣!」 「等等,不是那個意思……」 見白少寧一邊抱著頭痛哼,一邊伸出手企圖挽留加解釋,宋御擎忍不住又掄起拳頭往他肚子揍去。 「去死吧!」最好這還會有別的意思! 撇下這句話,宋御擎不再理會改按著腹部,痛苦皺著眉頭哼哼的白少寧,揚長而去。 宋御擎那一拳可是用盡全力,疼到白少寧疵牙咧嘴。他瞪著宋御擎的背影,氣的要命。 可是,在氣憤之中,似乎又有另外一種淡淡的騷動,若有似無的蔓延開來。 幾天之後。 「御擎哥,書架早就堆滿,這些舊片沒地方放了。」這天,工讀生小夏苦著一張臉,抱著一大疊有傷風化的參考資料,來找宋御擎求救。 忙於工作的宋御擎連頭都不抬一下,正和大批的投稿稿件奮鬥中。 「堆不下你就帶回家,我不跟你收錢。」 「我才不要!」把他當垃圾桶還想收錢?小夏馬上出言抗議。「我房間早都放了一大堆這種東西,每個來我家的同學都覺得我是變態!」 「拿去回收?」 「不行!附近的商家抱怨過很多次,說我們出版社再丟這種東西出來妨礙風化,就要找管委會處分我們。」 真麻煩!宋御擎嘖了一聲,總算將視線移往那一堆麻煩的書籍跟光碟。 「那你捐給圖書館吧。」 「……你覺得他們會收嗎?」 「這可是讓人類自然而然學會各種姿勢,並且努力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的好教材,為什麼不收……」 宋御擎漫不經心的翻動這堆東西,接著突然停下動作。 「……健全影業公司?」他瞇起眼睛,凝視某張A片光碟後方印上的製作公司名稱。 而且不止這片,一大堆光碟裡有二分之一都是這家公司出品的。 「這家公司很有名啊。」小夏也湊了過來。 「有名?」 「是啊,專門拍攝製作發行小電影的影藝公司。還捧紅了不少A片演員。御擎哥,你買的片子有一大半都是這家公司出品的。」 這個很正經的公司名稱對上一點也不正經的VCD外殼,讓宋御擎馬上想到前幾天遇到的那個名字很斯文,外表很英俊,但個性卻很無賴還有點變態的傢伙。 原來那傢伙是經營這種行業的,難怪這麼沒羞恥心又變態……宋御擎毫無自省之心的想著。 打從那天見到白少寧後,宋御擎就密切監視宋御林的電話往來狀況,打算那個姓白的一打電話來,就第一時間掛斷,免得宋御林再遭受這變態的騷擾。但他等了幾天,白少寧卻都沒再打電話來過。 莫非那兩拳,真的讓白少寧知難而退? 見宋御擎死死的盯著手上的VCD,小夏天真的說: 「御擎哥,你是不是很喜歡這片?喜歡你就留著吧。這片的演員超受歡迎的,聽說是這家公司的老闆親自發掘的噢!」 親自發掘的?!想到白少寧那天跟他說的話,莫非……他是在……「發掘」他?宋御擎臉色越來越難看。 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永遠都不要再見到那個姓白的。 但是,世事總是不盡如人意,當越不想見到一個人的時候,那個人就會偏偏出現在你面前。 晚上七點半,由於工作進度還未完成,宋御擎只得到公司樓下的超商買點東西填肚子,好繼續加班。 站在冷藏櫃前,宋御擎對著食物挑挑撿撿,一會嫌鮭魚飯團太腥,一會嫌鮪魚飯團沒味道,想改吃便當嘛,又覺得便當裡都是些醬菜,難以下嚥,正在想是否要投奔泡麵區,但是泡麵似乎不營養的時候,一隻賊手悄悄的滑上他的腰間。 宋御擎渾身一僵,手差點不受控制的把手裡飯團捏爛。 「喲,怎麼這麼可憐的吃超商食物呢?」 一個低沈好聽,但卻帶著戲謔味道的聲音在他耳後響起,接著便是一口氣惡作劇的噴在他耳後。 宋御擎把食物放回去,一臉嫌惡的轉過身來,果不其然的看到一張他萬分痛恨的臉。 一瞧見白少寧那張笑嘻嘻的臉,宋御擎就心從火起,他憤恨的打掉白少寧放在他腰間的手。 「白少寧,你要不要臉?誰准你隨便碰我?」而且還在他耳後吹氣!宋御擎一向有些潔癖,連跟人手牽手都不願意,何況被人吹上這麼一口。 不過就算打掉對方的手,白少寧依舊靠他極近,到了一種曖昧的距離。 宋御擎身後就是食品櫃,退無可退,可又不願意被這樣箝制住,只能指著白少寧命令: 「不要靠我這麼近,馬上給我退後!」 白少寧吒舌,這什麼性格啊這是。不過為了自己的惡作劇,現在還是忍一忍。再說瞧著宋御擎那張俊美到囂張的臉蛋,他突然又覺得,這個性似乎再適合眼前這人不過。 等到白少寧往後退了兩步,宋御擎努力深吸幾口氣,好讓自己找回平日的冷靜。 「你怎麼會在這裡?」 啪,打光,開始審問犯人。 「我肚子餓啊,我想買東西吃,這裡是超商不是嗎。」犯人故做無辜。 「這裡是我公司樓下的超商,你不要告訴我你恰巧路過。」宋御擎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平常對著再欠揍的作者都可以保持笑容,可是遇上眼前這個高大男人,他總是很想賞對方一個拳頭。 白少寧凝視著宋御擎,突然沈靜下來的模樣讓宋御擎心裡惡寒。幹什麼突然不說話裝憂鬱? 一個無賴突然企圖假裝成情聖,就像一根蘿蔔插滿針就以為自己是仙人掌一樣怪異! 十秒鐘後,白少寧突然幽幽嘆口氣。 「……好吧,我承認,我的確不是恰巧經過,其實我是特地來這裡等等看能不能遇到你。」 「你等我幹嘛?」宋御擎狠狠瞪視他。 白少寧英俊的臉蒙上淡淡哀愁,些許茫然,濃眉微蹙,浮著水霧的雙眼凝望宋御擎,看起來跟剛剛那個吊兒郎當的傢伙簡直不像同一個人。 「你相不相信……世界上有一見鍾情這回事?」他低語。 喀搭一聲,正在一旁整理貨架的女店員踉蹌了下,白少寧與宋御擎兩人雙雙看向女店員。 「對、對不起,你們繼續,我不打擾你們……」女店員狼狽的跑回櫃臺。 宋御擎掃了那女店員一眼,接著轉過頭來,冷冷的說: 「我不相信。這世界上只有一時昏頭,沒有一見鍾情。還有,你不要在這胡說八道,別人會誤會的。」這間超商他可是常光顧的呢,這傢伙是不是存心陷害他? 在宋御擎嚴重懷疑白少寧動機的時候,後者又默然看了他半晌,而宋御擎也不甘示弱的看回去,要瞪誰都會瞪。 但下一秒,白少寧卻突然抓起宋御擎的雙手,牢牢握在他的掌中。 「你必須相信,因為現在在你面前的,就是這樣一個一見鍾情的人!」 宋御擎根本沒聽進他說什麼,他只是大驚失色,剛剛的冷酷早已飛到天外,只剩不停掙扎。 天啊,那種與人肌膚相觸的溫熱感……噁!放開他,快點放開他,他有潔癖啊! 白少寧,你這個大渾球!宋御擎心裡不停詛咒,眼睛裡也快飆出淚水,導致他完全沒注意到,白少寧眼中閃爍著得意光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