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三個橘子之戀
關於部落格
杜若、水遙的小房間
  • 47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食色性也 01

早上十一點半,某間大型連鎖書店的大門剛打開,一位西裝筆挺,擁有一張端正臉孔、細長眉眼的青年,便大踏步走了進來,轉了幾個彎,拐進錯綜複雜的書架前,迅速的挑起書籍。 站在櫃臺後方的女店員,不時抬眼偷偷瞧他,年輕的芳心悄悄加速跳動,同時心中忖度,一個怎麼看都像上班族的男人,為什麼會在這種時段出現在書店中。 五分鐘後,青年終於挑完了,兩手抱著厚厚一疊書籍,走到櫃臺前,慢條斯理的放下。 「小姐,結帳。」 正看著青年漂亮臉孔有些失神的女店員,此時才清醒過來。 「啊、好,馬上結。」 一邊暗笑自己的失態,一邊拿起書準備刷條碼的店員,卻在下一秒看到書的封面時,甜美的笑容轉為僵硬。 那是一本成人雜誌,封面的女孩,正無邪的睜著大大的一雙眼,咬著手指,微張開腿,衣不蔽體,看來極為煽情。 年輕的女店員剛到這間書店打工沒多久,沒處理過幾次同樣的客人,不禁微紅了臉。不過,男人嘛,總是有所需要。不是有一句話說,男人最好的朋友,就是自己的右手嗎?要跟右手打好交道,準備一些貢品也是必須的,女店員天真的安慰自己。 不過隨著書一本一本刷過去,女店員臉上甜美的微笑,已漸漸成了尷尬。將近三十本的露骨成人書刊光天化日之下堆在面前,終究讓她有些招架不住。 「先、先生,這些書,總、總共七千、七千五百六十二元。」終於刷完所有的書,女店員顫抖的說。 眼前的俊美青年神色如常,舉止優雅的從自己西裝內裡掏出皮夾付帳。 結完帳,如何包書又成了一項大難題。 「先生,我們沒有這麼大的紙袋可以裝下這、這些書,」女店員艱難的吞了口口水。「請問……您是否要購買塑膠袋?」 「是不是要花一塊錢?」青年皺眉。 出乎意料,看起來很像電視劇走出來的有錢公子哥兒的青年,對這一塊錢似乎很在乎。 「對。」女店員連忙點頭。 「那就不用了,我手拿著就行。」 青年瀟灑揮揮手,大剌剌帶走一疊黃色書刊。 目送青年走到街上的挺直背影,女店員原先的尷尬,此時不禁轉為一股敬佩。 該怎麼說呢?大白天裡,毫不遮掩、光明正大的扛著三十本黃色書刊在街上走,這種過人的勇氣……這年頭,要當痴漢也實在不簡單的。 此時,渾然不知自己在別人心中,已從帥哥降級成痴漢的某人,抱著大疊書刊踏入情色出版社的辦公室。 正忙著處理信件的工讀生小夏,見到他走進,嚇得彈了起來。 「御擎哥,你今天不是感冒請假嗎?怎麼又來上班?」 宋御擎將書刊往桌上一放,說道: 「我感冒是感冒,可沒嚴重到要請假。」 才說完,就是一長串嚴重咳嗽,外加抽出衛生紙囌的的擤鼻涕,帥哥形象全毀。 宋御擎馬上抓過面紙盒,狠狠揩掉自己的鼻水,這可惡的流行性感冒!什麼時候不來,偏偏等好幾個作者的截稿期撞在一起,他做書做不完的時候才來! 宋御擎坐到電腦前,打開電子信箱收發email,同時指著桌上那堆書對小夏說: 「你把這些書拿到書架上分門別類放好。」 小夏應了聲,乖乖分類去。打從到這間以出版成人小說聞名的出版社後,對這些三不五時就以資料為名被搬回出版社的黃色書籍,早已見怪不怪。 書架上早已堆滿了一堆類似的東西,全是宋御擎帶回來的。 身為一個工作狂,他不但自己看,還逼自己負責的作者看,同時不停觀察所謂的「市場趨向」,有時炒炒午後人妻、有時換換清純蘿莉,總之抓緊讀者口味,不停拉高出版社銷售量,就是宋御擎人生的唯一目標了。 收完email,將他負責的幾位作者稿件列印出來,並且大略算一下有多少稿件待審後,宋御擎走到主編辦公室門口敲了兩下門,便開門進去。 才一進門,便看到宋御林正在講電話。 宋御林見他進來,便壓低了聲音,對電話那端說道: 「對不起,我已經拒絕過了兩次。不管您再打電話過來多少次,我的答案也還是一樣的。」 聞言,宋御擎的好奇心稍稍被勾起。他好奇宋御林在拒絕誰,以及拒絕什麼。 宋御林對著電話那端又絮絮說了些話,等掛掉後,嘆了口氣,示意宋御擎坐下。 「誰打來的?」宋御擎問。 宋御林沒有正面回答,他想了想,反問: 「你知不知道最近市面上多了間新的出版社?叫什麼健全的。」 宋御擎光聽名字就輕聲一笑。前幾天他就注意到這間公司了,有趣的是明明出一些遊走在法律邊緣的成人書籍,卻偏偏要把自己公司的名字取名健全,也不知是什麼心態。要搞色情就大方的說嘛,何必欲蓋彌彰。 「我知道,剛剛那通電話就是那間出版社打的?」宋御擎說。 「對,是老闆,一位姓白的。他打過兩次,希望能找時間和我見個面……」 宋御擎想了下,便猜出用意。「想挖角?」 宋御林點頭,又嘆了口氣,顯然這間公司讓他頗感冒。 「而且不止我,幾個銷售量不錯的作者都被他私下接觸過了,還暗示我希望我能帶人跳槽。老實說,才剛起步,野心就這麼大,實在讓人受不了。而且,就算我一再拒絕,那位白先生的態度還是很強硬啊……」 頭一次看見自己哥哥如此煩惱,看來那位白先生,大概真是棘手的很了。宋御擎想。 晚上九點半,宋御擎才結束了手上的工作。 宋御擎下午便出了公差,宋御擎也沒打算等他回辦公室,自行收拾準備回家。 走出大樓,迎面一陣秋末的冷風吹來,讓宋御擎又是一陣慘烈咳嗽,正咳的不可開交,鼻涕眼淚齊流、狼狽不堪時,眼前突然有人遞上一包面紙。 宋御擎沒接,只抬起因為淚水而模糊不清的雙眼瞧對方是誰。 眼前的是個高大的男人。濃眉大眼,高鼻薄唇,長得很好看,笑的也很具親和力,可惜就是身上的黑色襯衫扣子一路開到胸前,一手斜插在西裝褲口袋裡,這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如果再加上條夠粗的金項鍊,嘴上叼根煙,宋御擎想自己一定會推薦這傢伙去演警匪片。 當然,是當男主角、拿雙槍的那種。 反正是不認識的人,宋御擎也沒有接受陌生人好意的習慣,所以只低聲說: 「不用了,多謝。」 說完才剛要繞過離開,一隻手又攔在面前。宋御擎皺起眉頭。幹嘛?流氓討債討錯人? 「等等,先別走。」對方開口,低沈但好聽的聲音。「我在這裡等你兩小時了。有空的話,找個地方坐下來,和我喝杯茶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