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三個橘子之戀
關於部落格
杜若、水遙的小房間
  • 47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風流將軍俏奴才(一)

天成公主嫁人了!這是最近宜州城中最大的消息。 當初皇帝賜婚於安撫史蔚謙,天成公主千里迢迢來到宜州,沒料到天成公主初來乍到,戰事即起,不及成婚,蔚謙將軍便因戰傷而死。 天成公主命中帶煞之說本就已經甚囂塵上,在來到宜州之前人民早已經議論紛紛,直到人民愛戴的蔚謙將軍一死,人民便個個將這位公主當作眼中釘看待。 只要能將她嫁掉就好,就算對象是宜州人恨之入骨的大理皇族,人民也不甚在意了。 順利出清一位倒楣公主,整個城裡洋溢著歡樂的氣息,百姓們額手稱慶,互相祝賀著他們將楣運轉嫁至大理的好消息。 「段家這回可做了冤大頭了。」 「可別以為娶了我們大宋的公主兩國就能和睦!仇,還是要報的。」 「只要不是咱們楚將軍遭殃就成,管那位刁蠻公主嫁給誰。」 這類的街談巷聞不絕於耳,想到那位大理的小王爺段珩糊里糊塗接收了這位煞星,宜州人民連作夢都會笑出來。 在這一團喜氣當中,現任宜州將軍楚苑泱也顯得精神奕奕。 「快點把房舍打掃乾淨,新總管要來了。這是你們公主特地從大理指派過來的,你們可不許殆慢客人。」 坐在公主行館的大廳當中,楚苑泱指天劃地,如調兵遣將般指揮眾人,在他的指點下,侍女從牆上取下金碧輝煌的,換上簡樸雅緻的字畫,一色色金碗銀筷統統撤下,換上景德瓷、瀟湘竹做的餐盤碗筷,整個行館打點得高雅清潔。 「將軍,新作的長衫要什麼顏色款式?」 「灰色、青色、藍色,簡單就好。」楚苑泱回想著那人平日的穿著,總像是希望減少點存在感似的刻意儉樸單調。 瞧著忙亂的下人們,楚苑泱突然發現了什麼,他支著下巴,沈吟道:「這裡……這裡的傭人太多了,你們新總管喜歡安靜,不需要這麼多人,你們統統搬走。」 「可是……我們該搬到哪去?」老總管畏縮的說。 他們這群傭人是陪著公主嫁過來的,天成公主迅雷不及掩耳的嫁至大理,他們這群服侍了兩年的老傭人統統被丟到腦後。 沈溺在甜蜜愛情中的天成公主沒想過把他們一起帶去大理,想把屬於過去的一切統統拋到腦後。 女孩的自私害得一群老傭人惶惶終日,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現在聽說公主要從大理派一個人來幫她看管這所行館,更叫這個老總管臉不知道往哪擺。 「對喔……你們是皇宮裡面來的……」楚苑泱打量一下卑躬屈膝的老人,爽快做出決定。 「你們搬到我那兒去好了,我那裡地方雖然不大,但還塞得下你們。」 老總管有抗拒的神色。 「可是我們有三個嬤嬤,六個侍女,兩個馬夫,十個侍衛……將軍府不大,不過三棟房舍,實在容納不下我們這些……」 楚苑泱不耐煩的揮揮手。 「就這麼決定了,你們搬到將軍府去,要不然你們就地解散,愛上哪去上哪去,總之不要待在這兒惹人心煩……。」 「可是……」老總管還想辯解。 楚苑泱提高聲量:「我說了算,快點照辦!」 「是、是!」 老總管慌慌張張的走開,一邊小侍女端上茶來,恭敬遞上:「將軍,茶。」 楚苑泱牛飲喝上一口,這是過去公主慣喝的玉露茶,含在口中,有陣陣的清香縈繞在鼻端,沁入呼吸之間。 對了,茶! 小侍女正要走開,楚苑泱連忙抓住她,問道:「這茶是上等的嗎?」 「最上等的了。」 「有沒有更好的?」 「這已經夠好了。」小侍女紅著臉,低頭看著被楚將軍抓住的手腕。 「妳確定?」楚苑泱皺起了眉頭。 不行啊!那人對茶葉可是一等一的挑剔。 他苦惱地瞧瞧茶的色澤,再多喝一口嚐嚐味道,茶不就是茶嘛?他一碗一碗的喝,只管解渴,何時管他是苦是甘? 小侍女偷偷抬眼,看外貌俊朗,言語可親的楚將軍,忍不住一顆芳心暗喜。 以往公主在時,毫無機會與楚將軍說話,現在終於是自己出頭的日子了。 「將軍,若您真的在意,以前我在宮裡聽人說,浙江紹興地帶有一種茶叫瑞龍茶,茶味清香,氣味特殊,是第一等的茶品。」她幫忙出主意,希望可以多吸引楚將軍的注意。 「好,就是這種茶,我等等叫人快馬加鞭去找回來。」 解決一件難題,楚苑泱翹起了腳,露出一臉得意的笑容,愜意暢快若此刻正南面而王。 「將軍,到底新來的總管是什麼人?看您這麼緊張?」 「一個朋友。」楚苑泱展露一個得意的笑。 原來是楚將軍的朋友啊?怪不得…… 但瞧楚將軍眼神閃亮、眉宇含情,似乎不像是單純的朋友。 小侍女大膽的猜著。 「是個女人?」 「不,是男人。」 「原來是位公子。」小侍女放下了心。 「定然是將軍的好友,從沒瞧見過將軍這麼開心的模樣,連我們下人都跟著高興了起來。」 「不、不是好友。但……」楚苑泱想了想,嘴邊浮起微笑。「但,我們的交情不錯……他是個很有趣的人,以後的日子一定不會無聊了。」 楚苑泱邊說邊呵呵的笑起來,前仆後仰,極為暢快。 他笑瞇瞇地端起茶,又大大喝了一口,回想起過去朱華在將軍府作客的日子,忽然興起把朱華請回府中居住的念頭。 「將軍很瞭解新總管?」 「說瞭解倒也不見得,他不喜歡說話,不喜歡笑,看起來很冷漠,其實沒什麼脾氣。有時候說話很惡毒,但仔細觀察才發現,其實他一點惡意都沒有。看起來漠不關心,其實為人很溫柔。」 「真有這麼好?」小侍女笑。 「缺點當然是有的,從不為自己著想,心中永遠只有他家公子一個人,瞎了眼矇了心,沒發覺他家兩個公子對他多刻薄,任打任罵,一條命任由擺佈,還以為理所當然。」 「這樣啊……」 「他是個人,該懂得什麼是自己應得的,而不是永遠將主人的命令放在首位,隨意糟蹋自己的性命尊嚴,更何況那兩位公子根本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楚苑泱越罵越起勁,拍著膝蓋替別人抱不平。 「請不要任意詆毀我家公子的名聲。」 聲音有點耳熟。 楚苑泱有些懷疑的抬起頭來,瞧著小侍女。 「妳方才說?」 小侍女面色慘澹,她用眼珠瞄瞄門口。 「將軍,剛剛最後一句話不是我說的。是他。」小侍女往外一指。 循著小侍女手指的方向看過去,一個男人默默立在門畔,背著光線,看不清楚長相表情,只映出一身修長纖細的骨架。 楚苑泱差點嚇得掉下椅子,瞪了不知所措的小侍女一眼,揮手要她下去,然後厚著臉皮,一臉討好的迎上前去。 「你來了?怎麼不叫下人通報一聲,好讓我準備準備……你輕功還是很好啊,來無影去無聲,我太大意,連你來都沒有察覺,若來的是敵人,我這條小命可就不保了,呵呵呵呵。」楚苑泱笑得尷尬。 站在門邊的男人輕輕移動腳步,沒發出一點聲音,將肩上簡單的行囊扔上桌,回身看著身畔的楚苑泱。 「你沒有生氣吧?」楚苑泱不知道朱華聽到了多少,心中有些忐忑。 「沒有。」朱華搖頭。 「先坐下來喝杯茶。」楚苑泱將自己的杯子雙手奉上,朱華接過,沒計較這是楚苑泱的杯子,仰首喝下。 放下杯子,朱華柔聲的說:「不要編派我家公子。雖說公子從來不在意別人的話語,但我也絕不輕饒毀我公子名聲的人……。」 「我知道。」楚苑泱點了下頭,表情有些沈重:「但我得與你約定,若有一日我瞧見司徒無雙,非殺他以謝我大宋百姓不可,到時,若你再加以阻攔,我……。」 「你會殺了我?」朱華臉上無畏無懼,連憤怒也沒有,只定定地看著楚苑泱。 想了想,楚苑泱又搖頭道:「不會,不管發生什麼,我都不會殺你的。」 要殺司徒無雙,卻不殺誓死要護衛司徒無雙的朱華,這其中的矛盾,卻不知道該如何解決,只有留待日後再做定奪。 「歡迎你來宜州。」 「謝謝。」 朱華的臉上浮現出淡笑,楚苑泱看著他,一顆心怦怦跳著,怪異的情感騷動。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楚苑泱喜不自勝,朱華不解他的歡喜,疑惑的看著他。 楚苑泱指的,當然是朱華來宜州居住這件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