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三個橘子之戀
關於部落格
杜若、水遙的小房間
  • 477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演藝圈童話》01 試閱 蘇沐篇 作者:水遙(限)


《蘇沐篇》   作者:水遙         


         「今天我們特地邀請到最受少女歡迎的人氣偶像團體薄荷糖』,為我們商場進行剪綵!」

這裡不是耗資百億的高級購物中心,也不是裝潢精美的百貨商場,而是一家開在住宅區中的平價超市,就連舞台也是草草搭起的超小型舞台。

不知是否施工不當,只要公車經過,就會感覺到舞台一陣晃動。

「真不敢相信,他讓我們接這種工作?」郭新貝冷著臉,不悅之情溢於言表。

「微笑!微笑!」蘇沐用手肘推推他,提醒他保持偶像團體的職業笑容。

「你知道這次酬勞多少嗎?」

「多少?」

「一整個早上的簽名合照,外加兩首歌曲演唱,只收五千元。」

「兩個人?」就連蘇沐被粉絲稱頌的天使笑顏也不禁僵了一下。

「兩個人。」郭新貝點頭。「這一切都是楚安綸的錯。」

出道那一年,他們在知名廠商上的尾牙獻唱五首歌曲可以拿到五十萬,短短兩年時光,他們身價縮水了百倍。

沒察覺到身旁兩位偶像的異狀,主持人熱烈炒熱氣氛:「為了慶祝我們商場第一百家店的誕生,我們接下來有一系列的促銷活動,今天入店消費的前五百名顧客,可以用一塊錢購買衛生紙一包,消費滿一千元,可以上台跟我們最可愛、最帥氣的兩位年輕偶像,郭新貝、蘇沐合照一張,還可以得到他們的擁抱唷……」

平心而論,這條街上的人潮的確稱得上盛況空前,但卻不是集中在舞台前方,而是從超市門口開始蜿蜒,長長的人龍一直延伸到巷子盡頭,都是為了一包一元的衛生紙而來,因為插隊問題,隊伍間連續發生幾次衝突跟對罵,還出動了保全維持秩序,氣氛可說是熱鬧異常。

當然,也不是沒有粉絲特地為了支持他們前來,但舉著海報的三人組站在空曠的舞台前方,只顯得情況更加淒涼。

硬著頭皮唱完兩首歌曲後,兩人便開始在舞台上當起人形立牌,負責跟民眾拍照,幾個歐巴桑毫不客氣的要求未滿二十歲的兩位少男一左一右擁抱住她,臨走前在兩人頰上重重親了一口,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郭新貝頻頻看錶,十二點一到,他毫不猶豫的拉起蘇沐的手,無視還有好幾位等著拍照的民眾,下台走人。

保母車已經等在路邊,助理幫兩人開門,追上來的粉絲在路邊揮手送行,蘇沐盡責的放下車窗揮手,郭新貝冷著臉不理不睬,只吩咐司機盡快開車。

「你可以把手放下來了。」將蘇沐的手從車窗外拉回來後,郭新貝抹了抹自己的臉,令人做噁的口紅污漬還殘留在臉上,怎麼擦也擦不乾淨。

「對她們這麼好做什麼?」

「她們是我們的死忠粉絲,不管走到哪裡,都可以看到她們幾個……」

「是啊,幾個重達一百公斤的肥婆。」郭新貝翻了一下白眼。

「阿貝!」蘇沐給了他一個指責的眼神。

「是是是,沒有她們就沒有今天的我們,但有什麼用,只有她們是不夠的。」郭新貝深深的靠進椅背,閉上眼睛。

自從上一張專輯銷售量大減,許多代言沒拿到續約,第一次主演連續劇又遭受到大挫敗之後,他們的聲勢便大不如前。

工作銳減不說,在公司受到的待遇也讓他們感受到人情冷暖。

在他們最紅的時候,經紀人楚安綸將他們捧在手心,大部分工作都會隨侍在側,專用的保母車、助理、保鏢、化妝師一個不少,每天都可以接到他的問候電話。

現在,楚安綸將他們的通告接洽交給屬下,保母車必須跟人共用,助理兼任化妝師,原本的保鏢也被撤走,本人更是避不見面,電話也不接,讓他們連抱怨的機會都沒有。

他們跟經紀公司的合約只剩下不到半年,現在的情勢很明顯,楚安綸並不考慮挽救他們的人氣,而是放任他們自生自滅,半年後踢出公司,斷絕關係。

雖然也有經紀公司找上門,希望能爭取他們加入,但開出的簽約金少得可憐,新人價碼,抽成也高得驚人。

他們已經被韋氏經紀公司壓榨了兩年,表面風光,但大部分收入都被經紀公司拿走,兩人沒有任何積蓄,更別說是夢想中的房子、車子。

「這樣下去不行!我們得爭取到比這個更好的工作。」蘇沐握拳道。

「怎麼做?找個有錢有勢的男人上床?」

「我們又不是胸大無腦的美艷女星!」

「男人一樣可行。我聽說楊羽就是跟天王上床才爬到今天的地位。」郭新貝冷冷哼了一聲。

「我不相信。」

「我們冷血的經紀人將他送給明亞光,換取工作機會。」

「他再怎麼壞,也不可能做到這種地步,更何況楊羽他怎麼肯?」

楊羽是模特兒出身,跟他們的工作少有交集,進公司兩年,一直只是點頭之交而已。

兩人十七歲便出道,打的是活潑可愛的美少年形象,陽光美少年一直是他們的最大賣點,但楊羽的美貌卻是另外一種層次、無法言喻的驚人美貌,就算是他們,偶爾也會因為楊羽的微笑而心跳。

「你不得不承認,楊羽這一年多來爬得太快,快到讓我覺得謠言是真的。」郭新貝低聲道。

他也不願意說人八卦,但真相就在眼前,同樣被媒體評論為相貌高於才華,楊羽的工作卻源源不斷。

「如果去陪明亞光上床,可以挽回我們的人氣,讓我們有更多工作機會……」蘇沐咬了咬牙:「我願意!」

「別傻了!」郭新貝看了蘇沐一眼,伸手在他頭上彈了一下。

「你以為天王看得上你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子?」

「我只是假設一下而已嘛!」

蘇沐吐了吐舌頭、瞇眼微笑,滿臉天真,這是他對付粉絲的武器,對付郭新貝一樣管用。

郭新貝嚴肅的表情因為蘇沐的微笑,稍稍緩和了下,他伸手拍拍他的肩膀。

「不許胡思亂想,或魯莽行動,知道嗎?」

「知道了,我可沒有在打什麼主意唷!」蘇沐偏了下頭,故做無辜。

拐了幾個彎後,車子滑向路邊,停了下來,本來以為是因為交通號誌的關係,沒料到助理卻跳下車子,為兩人開門。

「不好意思,請你們在這裡下車。」

「這裡?」蘇沐探頭張望,這是一條完全陌生的街道。

「為什麼?」郭新貝不敢相信。

「車子現在要去接楊羽,楚先生說,反正接下來也沒有工作,請你們自己搭公車回家。」

「為什麼我們要把車子讓給楊羽!」蘇沐大聲抗議。

「對啊!他不是有自己的專用保母車,何必跟我們搶?」

「真的很對不起,楊羽的司機今天臨時請假,所以……」

不顧兩人的抗議,助理一面道歉,一面將背包跟外套丟出車外,指著前方不遠處。

「前面就是公車站牌,我替你們查過,只要一個半小時就可以回到住處,今天辛苦了。」助理深深鞠躬。

車門毫不留情的關上,在一陣引擎呼嘯聲中絕塵而去,十秒鐘內便消失在兩人的視線當中。

「阿貝……」蘇沐有些無助的看向郭新貝。

「走吧!我們去搭公車。」認命的穿上外套,提起背包,郭新貝往公車站牌的方向走去。

「不搭計程車嗎?」蘇沐苦著臉。

「沒錢。」郭新貝很乾脆的說。

自從通告銳減之後,兩人便過著入不敷出的生活,連水電費都要一省再省,計程車更變成一種奢侈品。

跟在郭新貝身後,蘇沐戴上鴨舌帽與太陽眼鏡,掩飾自己的相貌,不想被發現堂堂偶像團體竟淪落成公車一族。

他暗暗發誓,一定要盡快想到辦法,脫離這個困境。

 

 

「要不要先喝一杯?」

韓際飛慵懶的攤坐在沙發椅上,從冰箱拿出的兩瓶啤酒放在桌上,被他帶進房間的少年喝了一口後,挨近身子,在韓際飛的暗示下,滑入他腿間,替他拉下長褲拉鍊。

總統套房內燈光幽暗,落地窗外是華燈初上的繁華夜景,居高臨下,都市的絢爛一覽無遺。

一年一度的電視台會議,選在這個五星級飯店當中舉辦,電視台還特地為他準備了總統套房。

他向來討厭這種應酬性的場合,但因為這次偶像劇的製作必須仰賴電視台資金,不得不來跟電視台高層喝幾杯酒,聯絡一下感情。

少年的動作有些生澀,雙手甚至是冰冷的,握住韓際飛的男性慾望後,便有些不知所措。

他不知道對方的姓名,方才在酒吧當中,是少年主動過來跟他攀談,韓際飛連名字也懶得問,便隨口答應了少年的請求。

其實少年無非也只是要一個試鏡的機會而已,這些年來,他碰得多了。

自從圈內人察覺他喜歡男人之後,許多經紀公司便三不五時派一些新人來試探他的喜好,為的就是在他的戲中能搭上一角。

並非韓際飛自誇,他的電影近年來橫掃各大獎項,只要能沾得上邊的大小演員,無不大紅大紫,事業一飛沖天。

於是乎,越來越多不請自來的人想要爬上他的床,用身體交換一席之地。

並不是喜歡男人就會濫交!韓際飛也曾經因為這些惱人的試探而發火大罵,前來勾引他的人一個個被他弄得灰頭土臉離開。

今天,他為了這個少年破例。

少年有一張精緻小巧的臉蛋,體態纖細,穿在他身上的淺色針織衫,襯出他完美的曲線,牛仔褲裹著翹臀,皮膚白晰,水靈靈的大眼睛讓他的外貌有些女性化。

當少年提出邀請,韓際飛想,這不失為一個好消遣,總比繼續留在酒吧跟電視台的高層聊天氣、閒話家常有趣多了。

眼見少年不知道該怎麼繼續,韓際飛柔聲說道:「來,張開嘴。」

他捏著少年的下巴,將自己的慾望頂端靠上他的唇邊。

「舔舔看。」

少年伸出舌頭,繞著頂端緩緩繞了幾圈。

這幾年來,韓際飛身邊也不乏床伴,大部分都是經驗豐富,急於討好,完全不需要任何指示,對方就會把自己服侍得妥妥當當,現在碰到個未經人事的少年,反而讓他感到新鮮。

「含住。」他提醒道。

少年小心翼翼的用雙手捧住性器,將前端納入口中,他眼睛低垂,纖長的睫毛不住顫抖。

被溫暖濕潤的感覺包覆住,韓際飛全身一陣酥麻,快感直衝腦門,沒有耐心繼續循循善誘,抓住少年的後腦,硬是壓下,直抵到喉嚨深處。

「呃……」少年有些嗆到的想要掙扎,卻被韓際飛抓著不放,抓住頭部兩側前後抽動。

少年從喉頭深處溢出痛苦的哀鳴,雙手無力的垂放在韓際飛的腰側,儘管顯得十分難受,卻也沒有真的反抗,稍微扭動幾下身體後,便放鬆了身軀,任由韓際飛予取予求。

刻意延長享樂的時間,每每有了高潮的衝動便撤出身子,還沒等少年緩過氣來,又再度強行進入。

因為反覆的折磨,少年不斷發出細細的呻吟,緊閉眼睛的臉龐流露痛苦。

少年癱倒在韓際飛的大腿之上,韓際飛順勢將他摟入自己懷中,隔著衣服上下撫弄。

少年身材纖細,摟在懷中能感覺到他結實、毫無贅肉的軀體,韓際飛從針織衫的下擺探手進去,找著了少年胸前的敏感之處,輕輕揉弄起來。

「唔……」少年的身軀隨著一聲聲喘息而起伏不停,韓際飛俯首吸吮,又引起一陣哭泣般的哀鳴。

吻著少年白晰的身軀,韓際飛半摟半抱的拖著少年往床鋪移動,隨手脫下的衣物散了一地。

覆在一絲不掛的少年身上時,韓際飛才終於想到一個重要的問題:「你叫什麼名字?」

少年聲音很輕,帶著一點哭泣過後的沙啞。「蘇沐……」

似乎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

韓際飛模模糊糊的想著,卻也沒有急於深究。

他輕輕吻著少年的肩膀,滑膩的肌膚跟一般成年男子大相逕庭,令他有些懷疑少年的年紀。

但箭在弦上,他當然也不會質問這麼煞風景的事情,再者,他也不是這麼有道德心的男人。

「只是要一個試鏡的機會嗎?」

「我……還有我的一個朋友……」

「嗯。」

蘇沐好像還說了些什麼,韓際飛沒仔細聽,手指往他股間探去,滑過挺立的分身,直接伸向身後的秘穴。

「你……」蘇沐還想說什麼,卻因為異物探入身體而僵住,他雙頰染上一層緋紅,開口的話語變成無法控制的呻吟。

試探的手指在緊閉的小穴前來回摩擦,始終只能容納下最前端便被夾得死緊,不得動彈,估計蘇沐是第一次,韓際飛反轉過蘇沐的身體,將他的腰部抬高,露出最私密的部位。

男人並不急於享用,而是好整以暇的掰開雙丘,用手指在尚未開放的花朵旁來回打轉。

因為恐懼,花瓣的中央開始蠕動、收縮,隨著手指的侵入,收縮的力道更加強大。

蘇沐覺得全身都在發燙,他無法思考,手指緊抓住床單,忍受這個姿勢帶來的羞恥感。

「別怕,放鬆一點。」

韓際飛溫聲的哄著,卻一點也沒能阻止蘇沐的顫抖。

在小穴前環繞良久,韓際飛終於將手指探入洞口,已經微微綻放的花朵,因為這個突然的侵入,又閉起花心,將手指緊緊夾住,這奇異的觸感,讓蘇沐忍不住驚呼出聲。

「啊……」

深深埋入的手指,在體內緩緩的前進探索,終於碰著最敏感的角落,蘇沐禁不住身軀一震,支持不住雙膝,差點向前撲倒。

韓際飛像是抓著獵物的猛獸,用嘴唇盡情品嚐他的雙丘之間,隨著手指鑽入的舌尖,將整個股間弄得一片潮濕。

在被手指撐開的甬道中,男人的舌尖恣意遊走,這充滿淫糜的觸感,讓蘇沐忍不住想要尖叫出聲。

蠕動著想躲開這羞人的碰觸,固定住他腰間的手,卻不許他離去,反而加深了舌尖侵入的力道,羞恥的感覺讓蘇沐淚眼朦朧。

「不……不要……請你快點……」

與其這樣被反覆折磨,還不如快點做完,尋求解脫。

「快點?」韓際飛聲音低沈,在黑暗中聽起來很有磁性。

「快點……進來…」

「這樣夠深了嗎?」有些惡意的,男人將舌尖又沒入幾分,引來一串帶著哭聲的呻吟。

「嗚……」白晰纖細的身軀在金色被單上蠕動,哭喊著拱起身軀,是想拒絕,還是想要索求進一步的愛撫,就連蘇沐自己也弄不清楚。

用膝蓋分開蘇沐的大腿,沒有任何預告,韓際飛便將自己的慾望挺入。

「你好緊……好舒服…」被緊窒的甬道毫無空隙地夾住,這感覺實在太舒服,韓際飛忍不住閉眼低嘆。

蘇沐痛得淚眼模糊,只能將頭壓在枕頭上,大口喘氣,抒解體內的痛楚。

「有這樣的身體,不管什麼角色都能得到吧?」韓際飛俯在他耳邊,誘惑的調笑。

承受韓際飛逐漸由淺變深的撞擊,蘇沐苦苦的忍耐著痛苦,大滴的汗珠從額頭滴下,嘴巴無意義的嚷著,沒有餘力去管韓際飛在說什麼。

身體熱得讓蘇沐無法思考,但痛楚的感覺卻逐漸變成快感,每當韓際飛用力的頂入,兩人相連的部分又痛又麻,一股無法言喻的快感蔓延到四肢,讓他想要更多。

蘇沐情不自禁伸手去撫摸自己的下身,一直沒有受到眷顧的部位早已硬起,渴求著解放,他握住自己的分身,配合韓際飛衝刺的節奏,上下套弄。

前後被快感夾攻,蘇沐身軀不禁顫抖,扭動臀部,嘴裡胡亂喊著沒有意義的句子。

「我不行了……」

感覺到蘇沐的激動,韓際飛握住他的腰間,更加猛力撞擊。

身體熱得發燙,蘇沐有一種自己正在融化的錯覺,他加快手中撫弄的速度。

「啊!」蘇沐吶喊出聲,解放在自己手中,但韓際飛還沒有結束。

「你真棒!」韓際飛喘著氣,小穴夾得他敏感至極,幾度就要射出,又捨不得這種溫暖的感覺,終於在幾個衝刺之後,一股腦解放在蘇沐身體當中。

蘇沐虛弱的倒在床上,氣喘吁吁,好半晌無法言語,眸中一層霧氣,看來極為楚楚可憐,韓際飛將他摟在懷中,愛憐的吻著他的背。

留在蘇沐體內的分身,在愛液盡數射出之後,緩緩撤出後穴,白濁的液體隨著一滴滴淌出,沿著蘇沐大腿流下,滴在床單之上。

蘇沐的手摸索到床頭櫃的面紙盒,抽了幾張紙巾想擦拭自己的身體,卻被韓際飛按住手。

韓際飛從後摟著他,找尋到吐著白液的入口,秘穴濕潤而溫暖,就像在邀請他再度進入。

「再來一次吧!」沒等蘇沐回答,韓際飛長驅直入,比第一次更加堅挺的分身,讓蘇沐的身體敏感到無法自持,忍不住高叫出聲,快感如潮水一般,一波波的衝打在他初嚐禁果的身軀上,令他很快失去理智。

「饒了我……啊……啊……」

哭叫著流下眼淚,蘇沐進入半昏迷狀態,再也記不得自己原本前來的目的,他緊緊抱住韓際飛的頭,迷失在慾望之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